最新消息:

林依晨美丽佳人杂志七月刊封面写真[9P]

默认 admin 179浏览 0评论


林依晨,一路走來 燦爛如昔









拍摄林依晨那天,开场没有往常那样戏剧化。没有不停的电话声响起、讯息往返或急忙催促,只有窗外缓缓车流,与街道上掺杂出现的人声,传进摄影棚与快速移动的脚步声,敲打著一种和缓的节奏。转眼时间到了,戴著宽簷帽,一身低调黑色的她悄悄入座,没惊动任何人。

拍摄前,林依晨主动希望这次的妆容造型能有别以往,所以我们没有照著印象中的「仙女」形象为她装扮。中性、女人、复古夸张的薄纱,那些我们认为驾驭有难度的华服,穿在她的身上没有一丝不适合,看来依旧一尘不染。

「女神」,是别人给的

出道至今,依晨给人的正面阳光形象让她获得「零负评女神」、「晨神」等封号,扛著这样「神」级招牌,她不特别骄傲,「骄傲的事情都是很多人帮我完成的,拍好看的戏,有好的作品等等。」

「『女神』这个名字不是我给自己的,所以冠上跟拿走都由观众决定,不是太在意,对于这点,我还蛮豁达的。只希望百年后,我的某第几代子孙看到我的戏,还能知道有这麽好笑的曾曾曾曾曾祖母,这样就够了(笑)。」

林依晨不是象牙塔裡的女神,哪个女神会愿意到综艺节目裡不计形象,像汉子般拼命?

脱下仙女外衣,能磕能碰

最近,林依晨第一次参加真人实境节目《非凡拍档》,似乎又启动了拼命三娘模式,问她是不是晒黑了,她拉起裙子一角,「不只晒黑了,还受了不少伤。」边说边指著自己腿上的瘀青。「我接到这个节目企划案后就很喜欢,它很接近真实竞技,又不完全只考验体能,还有很多益智或是默契搭配的环节,可以到非常多国家,见识当地民情,对我来说非常有趣。」

娇小的她在节目中哪有什麽包袱,每场竞赛拼尽力气,吃相扑火锅、摔柔道,跌倒摔跤是家常便饭,「有一个关卡是排骨牌,那关卡了大概三小时,大太阳底下挥汗排列骨牌,有时风一吹,牌又全倒了,一再地磨光我们的斗志跟体力;还有像空中脚踏车,二十米的高台上面,有块相隔十五米,三十公分的宽木板,我要骑脚踏车过去,虽然人有绑钢丝,但脚踏车没有,一旦偏离车就摔出去了,在那个关卡我受很多伤。」
别对家人说

依晨有个坏习惯,不喜欢向家人说不开心的事,特别是在工作的辛苦,「我不喜欢抱怨这些事,既然答应了工作,就代表接受安排。像这节目的竞赛,你是有权say no的,但say no要罚时间,我不愿意。你们也许不知道,我是很有竞争心的人,常常会走向两个极端,要嘛一定要拿第一,要嘛就不参加。」说完,她又透露,其实节目还有很多「精彩」的挑战都没敢让家人知道,作势要我保密,林依晨露出狡猾的笑容。

「工作的苦,不太会跟家人讲,他们并不是真实经历的那个人,他们的想像裡可能会往坏处去,尽量讲好玩的,也可以给他们看剪接出来的成果,可能会略掉很多东西,那也没关系,他们不用看到。」

初次见面,老朋友

透过节目,依晨与郑元畅(小综)相隔十年后再度合体,「湘琴」与「直树」重逢,依晨回忆说,那种感觉可以说熟悉又很陌生,像第一次见面,「觉得很不一样,戏裡面合作比较附著在角色上面,节目上的我们就是很真,就是林依晨或郑元畅本人。这次参加这个节目,真正认识了私底下的小综。以前戏拍完了,大家累了就回家,在竞争当中,看到的,就是最自然的他。」

每次比赛中都可以看到依晨与小综两人的友情流露,无论是她下意识喊他「直树」,小综站在阳光前为她挡太阳,还是录完节目的小综在街头搂过林依晨说:「我们回家。」都让人重温了往日最佳萤幕情侣的美好回忆,「觉得他成熟很多,也是一个综合能力评比很高的人,体力、益智、速度、求胜的企图心都很高,我们蛮互补的,互相照顾。」依晨说。

友情与爱情,若有就该好好珍惜

回顾与小综间的友情,对老朋友,依晨特别珍惜,「越早期交的朋友,越不会因为你是谁而和你亲近,其实现在的好朋友也都是早些时候结交的,会到现在还有联络,我们互相问候近况,相处起来也不会彆扭。」

不只朋友,甚至在爱情伴侣上,依晨都很受某些特质吸引,「诚恳、不浮夸。我自己不是那种三天两头给人家嘘寒问暖的人,除非必要,比如说他重病,或是生命当中很艰困的时期,那我就要常常看著他,不然怕对方做出什麽傻事。对我来说,就是有空相约,没空就各自忙自己的事,真的是这样的状态。但有时间相处时,就好好享受在一起的时间,不要一直看手机(笑)。」

「好人」製片体验

林依晨出道拍电视剧,第一部作品《十八岁的约定》便走红,接下来便是开始密集工作的高压期,为了拍戏不睡觉六天六夜没回到床上,只能在交通、打灯空档中睡个十几分钟,勉勉强强还一些睡眠债,妆卸了也是为了再上新妆,头都没洗,「好噁心。」林依晨笑说。

辛苦几年后,她决定到英国攻读表演硕士,毕业製作的短片《迷途台北》获得好评,获选为第15届城市游牧影展闭幕片。

她把英、美、荷三个国家的女生接来台湾,首次尝试製片工作,亲力亲为经手所有大小事,好玩,也让她体会到演员其实蛮幸福,「製片不是只有管好表演就好,要担心的事情更多,我出资、照顾这三个外国女生。总算体会到当演员蛮幸福的,经纪人看了也说:『哇~你真的太不适合当製片了。』我太容易用演员的角度去满足大家的需要。」

2002年出道,一路拍广告到电影电视女主角,再拿下金钟影后,林依晨的成绩已无庸置疑,此刻她最想做的是培养更多优秀的新人,最深的希望是更多的华人演员能被看见,「我希望能筹办培养后起之秀的单位,像周杰伦、小猪他们也都有在做这样的事,戏剧方面就比较缺乏,这样也可以跟自己的本业结合。算是自我实现之后也想要有些贡献吧。」

豁达需要养成

从高二、高三出道,林依晨被迫必须养成一些女明星的自然反应,像是为了身材节食;几年前因为工作太劳累脑子长了一颗囊肿,经历手术后她更注意照顾自己;对身旁的人多了一份锐利的敏感,辛苦和複杂让她更怀念年轻时的单纯,她回忆说,「出道的那年刚好拥有第一支手机,那是经纪人送我的,白色的好小一支,只有最传统的拨号、讯息功能,到现在 iPhone 7 都要出来了,现在网路太容易得到,变得有非常多资讯要处理,很多人的不快乐跟压力都是因为那支响不停的手机,它绑住了大家的自由,反而产生压力,反而造成不快乐。」现在她喜欢美国的家后院围篱种香料,尤其闻到园裡迷迭香的味道,或是花整个下午弄了一杯手作果汁,就让她感到充实满足,她很珍惜那样失而复得的单纯。

经历过苦,走过不顺遂,度过身体病痛,现在的依晨看待许多事都多了一份从容,还能有什麽事能让她的心情起伏?「现在很少因为自己的事生气难过,以前会在乎自己或家人,当家人们也了解报导有时是片面、片段的,他们就不再看了,既然不影响到他们,我自己就更无所谓了。如果要说,应该是看国际新闻时容易难过、担忧或生气。」

学会快乐,爱情就来了

小敏、袁湘琴、程又青、杨雪舞,依晨每演一个角色就能深植人心,让人记到心坎裡,一方面感谢,但她也坦言,好像该有新尝试了,「袁湘琴的形象很久了,小敏也是,每次演戏都会让人留下深刻印象,我觉得是好事,不要同样名字叫太久就是,就像现在应该要有新的名字了(笑)。」

所以去年我们在电影《追婚日记》中看到了新的林依晨,成功诠释了职场大龄未婚女子杜拉拉的困境,今年她携手凤小岳,远赴北纬66度的瑞典拉普兰地区,拍摄电影《我的蛋男情人》,同样描绘了现代都会女性在爱情、工作、生活现实中挣扎搏斗的景况。

接连出演两部以描绘大龄单身女的电影,并不是刻意的选择,依晨说:「真正好的剧本能反映某个时代,现在大龄单身女子是很普遍的现象,它衍伸出很多课题,特殊心理变化,我自己也不是太早结婚,所以诠释起来蛮有感的。」

同样走过大龄单身阶段的她说,「好好完善自己,让自己开心,自己变得越来越好、快乐,不见得要符合世俗眼光。自己感到满足后,整个人散发的感觉就会不同,也让人想亲近,这时懂得你的美的人就会靠近。」
无限的爱,有限的包容

前一阵子她看完电影《不存在的房间》在网路上留下一段话,「幸福的家,重点根本不在于大小或地段或奢豪与否,而是这裡面的成员有谁,以及,他们如何对待彼此。」年轻时为了帮弟弟买电脑参加比赛得奖出道,家人有困难时出资帮助,带著家人旅游,都能见到林依晨对家人的照顾,对家人来说,她是好姐姐、好女儿。

但依晨也说,她对家人也没有外人想的那样无限包容,「我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心态,有时候我会很怕自己有那种大义灭亲的举动,不过还好我的家人没做过什麽坏事,所以就不用考验到这一块(笑)。爱一个人并不是无限的给予,而是该教会他自立的能力,让他自己能够寻找到快乐的方法,你可以在旁边辅助他、陪伴他,但你不能是全然无条件的给予,因为那会害了他没有自己。」

逃家也是回家

家,对依晨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,它是避风港,也是能够做自己的地方,「美国和台湾,两边我都很爱,那是一个你想逃离另外一个地方时的避风港,逃离不代表哪边不好,只是时间久了,你想要再回去另外一个地方。像是在台湾我很快乐,几乎所有家人、朋友都在这裡,可是我有知名度上的困扰,一点点啦(笑),但在美国完全没有,我和先生住在非华人区,所以我像小女孩一样在街上乱跑也无所谓,没人会认出我。」

最后,小心地问她,准备好为家中添新成员了吗?她听了笑说,「我还没准备好吧,前几年拍戏身体耗损太多,得先把身体练好才行。」

转载请注明: » 林依晨美丽佳人杂志七月刊封面写真[9P]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